【泰國】機上禮儀 - 不要成為自己討厭的人 文字

應該是尼克好靚仔的關係,從來不會加錢選座位的哥被安排坐到第二排的hot seat走道位子,而且優先登機… 附近其他乘客也陸續登機,例如斜前方走道位子的可愛馬尾眼鏡港女,大隻佬 #hehe x2,貌似菲律賓貴婦x2,等等。坐尼克旁邊的會是火辣單身泰囡囡嗎?


「Excuse me.」
過不久後,一個20出頭,皮膚白白嫩嫩體重100磅左右,短髮樣子還不錯,穿背心熱褲有紋身的女生(下稱紋女)請尼克讓開,尼克當然立刻到走道外讓她進去,我實在搞不懂怎麼很多香港人都不知道這個禮儀?
.
「你坐最裡面吖,窗口位,入去吖!」
緊隨紋女其後的,是個同樣20出頭有紋身,生怕尼克會跟紋女搭訕的胖子(下稱紋仔),進去時對尼克怒目而視並説了聲「唔該」,好吧明顯地兩個都是香港人…
.
「屌你老母架機咁撚細嘅?」
「屌你老母咁撚熱嘅?」
「屌你老母早知坐泰航啦!」
就座不久,紋仔開始高聲抱怨著,似乎搭乘廉航經驗不多。説實在的哥有點尷尬,怕被誤認爲是紋仔的朋友… 既然空姐那麼正,用泰語請她照相好了。起飛不久,安全帶燈號關掉了,紋仔就拿出明顯是在機場買的180銖戇鳩芒果糯米飯,打算大快朵頤…
.
「喂!」突然紋仔大喝一聲。
因爲這時候他前面的貌似菲律賓貴婦把椅子挪後了一點,紋仔的聲浪引起了空少注意,礙著他吃東西,紋仔的聲浪引起了空少注意,便乘機向空少用手語投訴(似乎英語程度不理想),空少雖然面有難色,但仍說服了貴婦讓紋仔先吃完。
.
紋仔跟紋女一臉滿意的把芒果糯米飯吃完,就趴在餐桌上睡覺…..
的而且確,1997年到今天的20年間,「Eat, Sleep, Recycle.」成了大部份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從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來說,似乎是退步到最底層的Basic needs,只要能吃,能睡,能拉就好,還管那他媽的尊嚴?
.
「喂!屌你老母呀!」
紋仔跟紋女邊拍打貴婦的椅背,邊怒吼著,因爲貴婦剛好又把椅子挪後了…
此舉又引起空少的注意,但這次空少表示貴婦有權這樣休息…
.
「You don’t have to do this!」貴婦也怒了。
「我同你慢慢玩。」紋仔指著貴婦説。
紋仔跟紋女心有不甘,遂把身體仰後,以膝蓋頂著前面的椅背,又不時拍打前面的餐桌…… 説實在的,同樣身爲香港人,尼克坐在旁邊感到無比尷尬,但我沒作聲,畢竟在飛機上幹架可是會被抓,而且要作金錢賠償的。
.
「Sorry, thank you.」紋女要上廁所,紋仔示意請我讓路説。
紋仔對我可是算頗客氣的,一直對我Sorry, excuse me, thank you(但也只有這三句…),想必是因爲聽見我跟空姐都講泰語,以爲我是泰國人吧?
.
「(乞嗤)(乞嗤)(乞嗤)」
快降落的時候,紋仔突然不停打噴嚏,當然也沒掩住口鼻,想必是鼻炎發作,紋女倒是沒有任何表示….
尼克自己有鼻炎,知道要用手擦鼻涕是有多慘多無助,我沒有用多數香港人立馬掩鼻擰轉面的嘴臉要他好受,我把一張紙巾遞給他。
.
「Thank you!」
從紋仔面部表情看來,他很驚訝,向他報以微笑後,我們再沒有交談。
這種事情寫出來,一定會有人跳出來説「你怎麼知道是香港人?講廣東話就是香港人嗎?現在強國人都愛裝作是香港人呀!證據呢?」
好笑了,這種事還需要證據?要是自稱爲香港人,從口音卻分辨不出誰是真香港人的話,你自己嫌疑更大吧?也就是「做壞事的一定不會是香港人」這種輸打贏要的思想,使香港這20年的品味,正式「與國家接軌」。
.
坦白説,尼克非常討厭被誤認爲宇宙強國國民,因爲我相信素養與品味掛鉤。
常言道「不要成爲自己討厭的人」,殖民地教育教會我的,是以盡量不打擾別人爲原則,去做一個有品味的人。 崇殖嗎?這,是崇優。
.
後記:
所以香港人都這麼爛嗎?當然不是,就像文首提到的馬尾眼鏡港女,她先往後看一下後面的乘客在做甚麼,再逐漸的把椅子挪後,caring得可愛度立馬加20分….
.
.
.
雖然整程飛機幾乎都在用美圖秀秀修圖也真蠻殺風景的説。

覺得還不錯的話,可以按個like↓,謝謝。
====================================

FB專頁: 尼克。泰國。流浪看 ไดอารี่ไทยของนิก

====================================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