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日誌 | 學會分離,也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堂課 文字

雪兒的旅行於 18/06/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今天部門有個同事我,能不能參加其他學員的結訓典禮,其實我只需要說「可以」或是「不可以」,但是我沒有。

我問了她為什麼要參加,你已經上一期畢業了,也離開了,她哭著說「我真的很捨不得這些人。」看的出來她真情流露,感覺這些人東奔西走之後她會好生失落一段時間,感覺活生生把身體的一部分靈魂抽離,那種痛似乎我也曾經有過。

還記得那年鳳凰花開,炎夏的前夕我們通過了大學聯考,同窗三年的友誼開始學著各奔東西,在驪歌面前哭了,也互相擁抱了。大學的分離似乎就沒那麼感傷,或許每個人都必須面對進入職場的恐懼,逼迫著自己一夕長大,明白青春就這麼一去不回頭。



進入職場之後,「友誼」變的爾虞我詐,不知道哪天每天吃飯的好朋友會變成捅你一刀敵人,想念過去的純真,開始學會築起高牆面對眼前的人群,在名利跟權力中迷失方向,就怕哪天對人掏心掏肺,卻換得對方狼心狗肺,那種痛到底的傷心。

想念曾經在你生命中最純粹的好朋友,只可惜我們都已經長大。




默默的翻開紀念冊,那個清純女孩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當初說不想嫁的帥氣女孩也變成了賢慧人妻,而我在三十歲這年,默默的把工作辭了出國,高牆下只剩下我孤獨一人,別人問起你在做什麼,也不想多做回應,世界很大,也只想找一個容身之處。

剛到了國外,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什麼都怕,很自然的把所有人都看像洪水猛獸般,不輕易開啟自己封鎖已久的心房,下了班回到房間也把門鎖起來,直到那些人一而再的敲了房門問「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前面的她來自香港,左邊的她來自馬來西亞,每個人都帶著不同的原因來到這理,其實從來沒有人在意過的過去,更不會在乎我的年齡,她們從來不問「你為什麼離開?」只說「你喜歡吃什麼我做給你!」




從來沒想過這趟遠行能帶給自己什麼,但慢慢的這些人把自己封閉的心打開,但無奈紐西蘭的季節工最長就是三個月,第一次要跟草莓園一起工作的夥伴們分開,心裡是萬般的不捨,好像回到了那一年的畢業典禮,為什麼當我卸下心房坦然面對彼此時,就準備分離,為什麼美好的緣分如此短暫,多希望每天晚上的派對都不要停,多希望我們可以繼續在紐西蘭這塊土地生活,你拿著熱騰騰的蛋糕敲著我的門說「雪兒,快來嚐嚐我做的點心。」我說「下班一起去野餐,如何?」

季節工作結束了,最終旅社送走一組又一組的旅人,每個人都踏上了屬於自己接續的旅程,分離的當下是困惑跟難過的,困惑的是為什麼我們逃離了家鄉最愛的人,卻要在異鄉在一次撕裂情感,難過的是為什麼明明是要出來度假,卻要經歷這樣別離的痛。

多感謝,長途旅行最美的風景是人,最討厭的風景也是人。




之後也經歷了數個不愉快的旅伴,也遇到了啟發我未來之路的夥伴,更讓我明白每個人都是單數,不需要執著複數人生,之後也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分離,更讓我明白珍惜當下的緣分,比沉溺在過往美好的回憶來的重要。

最後我跟同事說「去」或「不去」交給你決定,但是都要學會祝福分離,每一個人最終都會死去,重要的還是你自己。




我明白每個受傷的靈魂來到身心障礙機構重建或學習,終於會有一種找到同伴的感覺,畢竟受傷後家人的疼愛不能替代理解,就像我永遠無法體會坐在輪椅上的不便。

曾經我討厭履歷上非營利機構的經歷,因為太與眾不同,但是我現在卻喜歡上過去,因為不同,讓我看見更多不同的視野,愛上了旅行也是同樣的感覺。

女孩最後哭著問我「為什麼面對分離,你可以這麼豁然?」我笑著不答。

沒說的是,謝謝那段旅行,讓我學會分離也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堂課。

當我找回了自己,面對路過緣分都很珍惜,卻不執著非誰不可,然後就會活不下去。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