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兒旅誌】關於我、我的朋友、介於30歲的迷網

雪兒的旅行 於 09/0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跨越30歲後的人生,並沒有想像中踏入泥藻般可怕,但是我與朋友們面對的未來都有種迷惘,我們一路走的是父執輩期望的道路,但往往這可能跟原本想要的背道而馳,當然年輕時候的我們並沒有辦法把事情這麼透徹,很多都是走一步算一步的看待人生,當來到了這個三十而之年紀,回過頭去這一輩沒有多少人真的能毫無顧忌的成家立業,我們心中都在盤算著下一步會去哪?該去哪?我們還能去哪?

旅日剛歸國的小芬帶著啤酒來找我,去年她花光了所有積蓄跑去日本唸語文學校,一年中她並不覺得自己日語好到可以跟日本人對答如流,在回來台灣前恐懼著沒辦法馬上找到工作,對她來說去日本遊學是一個夢想,在築夢的過程中除了巨額的花費之外,所有事情都要她一個人勞心勞力,在一個不是富裕的單親家庭去做這個決定,多少人在他出國之前冷潮熱諷,但有時候真的是需要一個衝動。

在保險業工作的小玉,面對年資比他高但是腦筋不靈光的主管,每每做事都讓她氣到七竅生煙,在法律業工作的小爆,雖然到國外唸了幾年書,但是工作也不是很好找,常常也都被公司壓榨他應該有的福利,資訊業工作的小莫,不忙的時候要裝忙,忙起來的時候就是責任制,我們對於工作往往都是抱怨比抱負來的多,應該是說我們不覺得現在這份工作可以做多久,但是卻有種中年換跑道的恐懼感。

我們都是同年畢業,大學畢業剛進入職場雖然不像金融風暴時薪水只有22K起跳這麼悲慘,但一出社會也被貼上七年級草莓族的封號,起薪的水準並沒有過去這麼高,基本的文職大約都是25K左右,過了試用期就會調到正常的28K左右,經過一年評估基本上都可以有30K起跳。

過了幾年,突然間金融風暴!還記得前一年景氣大好,我身邊的人大部份都把錢拿去購買基金或是股票,等著從股海裏面翻出一條大鯨魚,沒想到一場大海嘯讓大家瞬間荷包縮水,整個世界似乎急轉直下,公司倒的倒,裁員的裁員,放無薪假的放無薪假,各行各業像是逃難般哀鴻遍野,這時候『能保住一個飯碗就不錯了』!

於是我們不敢對工作有所埋怨,我們只敢緊緊抓牢手上有的籌碼,然後任資方剝削,資方擺出『大家共體時艱』的招牌,期勉大家能夠渡過這個艱難的時期,於是大家只有工作的更辛苦,卻得不到應該有的報償,於是在金融風暴後的那幾年,我們只能領著微薄凍漲的薪資過活,只是日子一年過了一年,物價不斷往上攀深,公眾的議題不斷的在吵,社會不公不義的新聞一再報料,為什麼我們的日子過的這麼辛苦,而那些退休的人領著豐厚的勞退加年終獎金,而我們卻要接受幾年後勞保可能會倒的事實,有一口氣悶著,只在活在同樣的環境,就不會消散。

一直忍一直忍,像是有人拴住了脖子快要呼吸不了氣,不是說日子過的不好,窮到要跟政府要口飯吃,只是感覺這幾年的勞工一直被壓抑,我們不敢築夢,只能守住現在這口飯碗,每個人都恐嚇你,當你決定要放棄這份飯碗,就會有多少人要來卡你的位置,資方可以用2個便宜的薪資來頂替你現有的工作,這樣的惡性循環就是我所謂的『嚴酷職場』

很多年輕人認為其在這樣的嚴酷職場中被財團跟資方不斷壓榨,不如到國外見見世面,於是很多人就開始嚮往『打工度假』,嚮往『出國賺錢』,嚮往『出國唸書』!

關於我,三十歲那年放棄一個穩定的工作選擇出國打工度假,大多人都是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即使我沒賺到任何錢,還花光了自己一半的積蓄依舊不後悔,因為我賺到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只是回來之後面對原本的工作,根本也激起不了任何的火花,因為這個環境沒有變好,感覺更向下沉淪,時常我都有種想揹起背包逃跑的念頭。

關於我的朋友,小芬!在回來之後馬不停蹄的面試,因為多了日語優勢讓她順利在一週內找到工作,出國一年讓她賺到可以轉職的機會,我總說她很棒,因為面對要投資自己一年的時光跟積蓄,大部分的人是沒有這樣勇氣的,所以她的未來一定會更好,只是台灣的職場沒辦法讓她找到更好的薪水,有時候很無奈大環境下的作弄。

關於我的朋友們,其實也有很多的夢想,我們在中學時期一起做夢的故事,只是經歷了這幾年大家似乎都有點疲倦,在夾縫中學習生存,在吵鬧中走出自己的平靜。


我們像是卡住的一代,不管走出去或是回來的,都要面對台灣環境的變遷跟職場工作的考驗,面對長輩的期望也常常力不從心,看待下一代的未來,更加悲觀。

所以在這樣的世代裡面,我們更需要一個希望,更需要激勵人心的事情發生,所以謝謝李安,你讓我們看見追逐跟堅持夢想的人會站在世界的舞台,謝謝中華隊,雖然經歷了假球風波跟職棒醜聞等事件,但因為妳們我們重新燃起了對台灣的希望。

其實說穿了,我們這一代,真的只是需要一個希望,一個安居樂業的希望,希望自己所做的都可以被肯定、被看見!而不是站在原地去等著自己的世界一點一滴被崩壞。
【Budweiser發光打氣杯 陪你嗌足六十四場!】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