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elPedalingToLiverpool】 (Day -1)出發前一晚

MeSteelPedalling 於 11/09/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出發的前一個晚上。(看這篇文的時候,大家可以打開 電影"Into the wild" 的soundtrack)

Into the wild sound track

這是我第一次把最內心的感覺放在這個網絡世界。很長的時間,我都認為文字只是和自己對話的一個工具;雖然一直寫、一直寫,但是從內沒有想過要分享這些想法。

只是真的很想要把這次旅程記錄下來。我想從香港騎單車到利物浦。先不要驚慌,因為路線上,我只敢看從香港到印度的。之前在準備的時候,看到了一個中國人騎電單車從中國到中東;然後當他進了巴基斯坦後,當地警察派出10架警車,每台裡面有4個警察。總共40人去保護他,因為中國基本上是巴基斯坦的金主,假如有中國人在巴基斯坦被殺,會很麻煩。40個警察的保護,大概就是這樣的危險程度。

後面的路程,我真的不太敢去想像。一切都太遙遠。我不敢去想,也不想去想。我怕把東西想得太清楚會連僅有的衝動都失去了。

並不是我第一次長途騎行。之前曾經騎過台灣環島、日本兩次:一次東京到大阪、另一次在東京近郊、香港到西藏的騎行、哈爾濱到瀋陽。台灣之旅出發前,我也是很擔心,當時的女朋友在出發前煮了一頓飯給我吃,味道忘記了,但是仍然記得那是最後午餐一樣的心情。雖然很弱智,但是,那時看著蘇花公路的隧道,以及看到網上的人說又落石、又路搭有多危險什麼的,我真的覺得自己會死在路上。

之後的日本騎行,單車是在當地買的400元的二手小粉紅單車。那時我只是買了一個月大阪來回的機票。因為在我21歲的那年,發生了改變我一生的事情,我需要離開這裡,我需要喘一口氣。只是買了機票,連酒店也沒有訂。我那時只想逃離人群。但是,在日本的第一個晚上,我就睡了在一個只認識了兩個小時的日本人的家,還喝到吐在他的木地板上,然後睡在那陀嘔吐物的旁邊起不來。一直碰到不同的人、住不同的旅館。直至,有一晚凌晨,坐的士送了一個女人回她機場旁邊的酒店後,為了慳錢用腳走回了距離機場10公里的旅館。雖然很累,但是中間一直看著陌生的地方,沒人的街道,太陽升起的感覺真的很特別。

然後覺得既然10公里我能做,20公里我也能走。於是背著大背包從大阪走到京都。雖然累得要死,但是中間看到那些未見過的風景,那種獨自一個走在陌生的路上的感覺真的很好。那種累得要死的感覺很好,我都自己離目的地越來越近的感覺也很好。雖然走到京都時,腳踭阿基里斯的位置已經全出血了。但是,感覺很好,真的很好。

然後想,既然20公里我能走;100公里我也可以。所以,決定從京都走到名古屋。也許我只是太弱智,也許我需要身體的痛楚去告訴我我還活著。也可能是我很喜歡前進的感覺。因為我一直都困在21歲的那個瞬間。那痛苦就像救贖。詳細的過程,有點長;大概就是走了三天,沒有帳篷、也沒有睡袋。第一晚在油站的24小時咖啡店看書、然後睡了好像20分鐘。天一光就上路了;第二晚睡在一個小鎮的Aeon門口的一張長凳,睡了好像有3、4個小時。然後第三天走到終於走到距離名古屋15公里左右,但是我已經走不動了。已經從1數到1000大概4、5篇了。再撐1000下、再撐1000下這樣的騙自己的大腦,但是最後真的撐不下去了,兩隻腳都在斗,兩邊的腳板前掌都出血了。真的一步也走不動了。於是終於屈服住進了酒店,那個熱水涼應該是我洗過最幸福的澡。然後浸了一個溫泉。(唔好屌我,我知有傷口浸溫泉好pk,但係第一個傷口好細、第二我冇愛滋、第三I was literally redue to an animal at that time.) 然後第二日再上路,見到一間單車店;5-8000yen一架二手單車。因為在京都的時候曾經借用過旅館的單車,覺得日本踩單車行舒服,所以猶疑了一下,還是買了一架大概6000yen、只有20寸的小粉紅色六速單車。然後背著大背包就繼續上路。

踩了沒有30分鐘,就摔倒了,整個膝蓋和手踭的皮不見了。因為騎上單車太激動,一直心裡叫著「No break、No Gear【Gear即係轉波】」(因為剛看完了一套關於Fixed Gear叫Premium Rush的電影),然後就PK了(後來才知道這一摔,真的把單車摔成了50%No Break、100%No Gear),哈哈。然後帶著血流如泉的傷口,騎到了青年旅舍。然後和旅館的人聊天時,突然有個台灣讀醫的大學生過來Offer幫我包紮。就這樣繼續的上路、經過那浜松招待我的越南人家;靜岡御前崎市免費帶我去沖浪、煮咖喱飯給我吃的海龜博物館旅店老闆;那個叫苦連天的、讓我第一次推車的富士山:美如畫富士河口湖、迷於霧的自殺森林、飄於仙的白系の滝瀑布。。。還有太多太多的風景後,終於到了東京。那一晚,住進了最便宜2200yen、淺草旁邊的膠囊旅館。不是那種現代化的,是那種只有5、60十歲的阿伯住的那種;除了抑鬱、還是抑鬱。然後看到路邊的無家者,我好像回到了香港一樣。那晚只是吃了一頓麥當勞、用了一下免費的wifi就回到那像棺材一樣的膠囊。然後第二天到了另一間青年旅舍,好像從地獄會到了人間。當然,那只是我們選擇性的半閉我們的眼睛;再在東京待了的三個晚上,就坐大巴回到了大阪。單車鎖在大巴站一間M記的門口,留給之前就把鎖匙給了在橫濱旅館認識在打工換宿的台灣女孩。
回到大阪,只是失落。坐地鐵到機場的時候,看著窗邊,那些矮房子和日落異常親切。那一刻,我覺得我愛上了日本,也許我只是愛上了無拘無束的放蕩生活。但是,還是坐上了飛機,回到了香港。準備開學。

在香港上學的那一年真的很痛苦,因為好像有些東西在我裡面已經變得不一樣了。我渴望那曾經享有過短暫的自由,一邊打工、一邊上學。然後一年後,西藏之旅。

原本是要到印度的,但是在貴州快到雲南昆明的路上大摔了一交,縫了針,休息了10天。最後只騎到了拉薩。那是真正意義層面上的第一次長途騎行,沒有搭過一次車的純騎行之旅,當登上那些4000米、5000米的山的時候,那種感覺很不真實。不是誇張或是吹牛,我是我那個時段的進藏騎友中最快的。因為進藏後基本上每天都會有2、30人在騎;和進藏線前的完全不一樣。騎5130米的東達山那天,所有人8點出發、已有我和我的一個路上碰到的兄弟10點半出發,然後我們第一個到。我想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最後的三公里,前面還剩三人、然後我們在4800海拔下用盡全力的衝刺了最後的三公里,然後第一個到山頂的那種心臟快要跳出來,快要窒息的感覺;那只是不想輸的感覺。不單不想輸給身邊的騎友,更加不想輸給自己那具臭皮囊。在拉薩回香港的時候,我身上一點脂肪也沒有(當然有,但是是那種幾乎只有皮和肌肉的狀態)。

但是,一個學期就幫我擊垮了。再次出發到哈爾濱時,身上賤肉橫飛。假如從西藏回來的時候是頭老虎的話,再次上路時的我就是頭病貓。然後經歷了4個月時間漫無目的的流浪之旅。窮得最後一個月身上只剩200元,要賣唱、住帳篷、不吃飯的、真正意義上的流浪。

然後,終於到了今天。應該是短期內最後一次長途之旅了。本來很緊張、也很忐忑的,但是整理了這兩年所走過的路後。我好像又記起了當初:「非如此不可的感覺。」不是我選擇了上路,而是路上選擇了我。

"When in doubt, Pedal it Out."

我會繼續的更新,希望這次的旅程,我能夠用文字記錄下來。喜歡的希望你可以分享和追蹤。不知不覺間就寫了兩個小時,再看一次"into the wild" 就睡覺了。晚安。另外可能會有錯別字,還請見諒。

1:22am
11-9-2018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