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行人生 廣州截車到拉薩之旅 尼泊爾編 「加德滿都,尼泊爾的十字路口」(三)

話說我們在Pokhara認識的章魚哥和阿布這兩個中國大叔,早我們幾日就回加德滿都,我們回去之後,亦有和他們保持聯絡。章魚哥和阿布年齡大約四十多歲,穿着十分平凡,外表和隨處可見的中國大叔差不多,看起來完全不像典型的中國豪客,但當我看到他們的行李,發現阿布用近兩萬元的單反加三支鏡頭,但原來他完全不會攝影,聽章魚哥說,他們都不用上班的,更打算九月再來買東西,我猜他們應該是做老闆的吧。

在交談當中,他們提到之前去過後多地方旅遊,而且連外國很多地方都去過,他們來尼泊爾,最大的目的就是買唐卡、木雕及佛像等尼泊爾特產,全部都是比較貴的商品,所以我一直覺得他們不簡單。但說實話,他們一定富豪的架子都沒有,而且非常照顧我和阿欣,當他知道我們要去加德滿都南邊的Patan時,就要我們坐他們的「順風車」的士一齊去,讓我們省省交通費,有時候吃一些較便宜的餐廳時,他們也會請客,吃較貴的時,就各付各的,這樣也不會令我太不好意思。後來我們才知道,他們飛往中國的班機和阿欣是同一班,所以我們同最後一天都和他一起行動。

本來我對Patan是很感興趣的,但同類因為人太多,所以令我興致大減,Patan的杜巴廣場比較小,當我們已經看到第三個杜巴廣場時,再特別的建築也會令我審美疲勞,所以我們在Patan只停留了幾個小時而已,而且大部分時間都是陪章魚哥去看雕像。
他們雖然是有錢人,但也不是每一餐都大魚大肉,有時更會在晚上九點半去搶半價麵包。有一次他們帶我們到Thamel一間地道印道小店吃飯,當我看到價錢時我都嚇一跳了,平均一個人要吃到飽,大約只需一百五十盧比,這是一間我點菜時可以完全不看價錢的小店,而且味道非常正宗,結果我後來去吃了四次。

五月二十九日,是阿欣旅程的最後一日,由於她飛廣州我飛香港,而港龍要三十日才有班機,所以我自己一個人再留一天。我們和章魚哥他們一同坐的士到機場,我沿路就負載拿拿行李,幫他們用英語和當地人溝通,因為他們真的一句英語都不會說!

我們在機場下車時,就會有人主動過來幫你拿起行李,希望旅客可以給點小費,一般我是肯定不需要這種服務的,但因為章魚哥他們真的買太多東西了,不計算行李都已經有五個大袋,所以讓別人幫手拿一下也是好的。當我們打算進入機場時,才知道加德滿都的機場和其他地方有點不同,送機人士只能送到機場門口,當時不知道的我,在他檢查阿欣的機票時居然能夠蒙混過去了,所以我才可以在大堂內和他們一起等候。

來到安檢處,再次讓我見識了尼泊爾的負面一面。那些關員看到章魚哥買了這麼多東西時,就不讓他進去,我以為是不是超過了一定數量就不會離境,所以我就幫他們和關員交涉,希望知道要罰多少錢,但關員卻一直沒有給我們一個數字。見過世面的章魚哥馬上知道是什麼回事,原來關員想我們賄賂他們!章魚哥見自己有太多貴物品,所以最後就給了他們二十美元了事,進到大堂,又有一名另外的工作人員要章魚哥跟他過去,後來發現是要他入廁所,章魚哥當然不會跟進去,最後那個工作人員才沒有勒索成功,聽他們後來說,在上飛機前的安檢,章魚哥又被留難,最後又要多付二十美元才能脫身。雖然這些事我早就聽說過,但從來沒有發生在我身上,這次真的讓我看到了這個國家的陰暗面之一,令我感到非常震撼!

在他們進入候機室後,我一個步行六公里回到Thamel,準備明天最後一天的旅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