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行人生 廣州截車到拉薩之旅 尼泊爾編 「加德滿都,尼泊爾的十字路口」(完)

五十三天的旅程,到了最後一日,才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渡過,至從去年第一次獨自一個人到台灣南部後,我就愛上一個人的旅行,雖然偶有寂寞,但玩得精彩。兩個人去旅行,雖然有可能會有意見不合,可能體力上有差距,但在一個這麼辛苦的行程,同行伙伴就唯一可以支持你繼續向行走的人,如果沒有阿欣,我有可能早就放棄了坐順風車的計劃,也有可能無法登上A.B.C.。

來到最後一日,要去的景點中,就差猴廟還未去,為什麼不和阿欣一起去?因為阿欣怕猴子不想去‧‧‧所以我就留到最後一天時我自己去。

猴廟,原名‧‧‧我不知道,我相信大部分的旅客也不會知道,連當地人和我聊天時,都會用Monkey Temple來指猴廟,證明「猴廟」這個名稱已經深入民心。簡單來說,就是因為猴廟外有很多猴子,所以就被稱為猴廟了。

猴廟位置上距離Thamel不遠,大約二十分鐘步程,在這裡我要讚一下Google Map,我用地圖和GPS尋找去路,途中完全沒有路過路,就能完全沒有走錯路的情況下到達猴廟,要知道加德滿都的道路九曲十三彎,但Google Map的準確度達九成以上,再加上尼泊爾建築物不高,GPS定位準確,所以可以說完全不會迷路。

來到猴廟外,已經看到大量的猴子在外面休憩,有些在睡覺,有些在幫同伴捉蚤,有些在搶同伴的食物,各種搞鬼的表情和動作,令旅客們忍禁不俊。我也忘掉了眼前的猴廟,不斷消耗相機的快門,只是拍猴也拍了我一個小時。

難捨難離也要繼續上路,猴廟處於一個小山丘上,前面一條長長的樓梯,比香港大佛前的更長,不過對於成功征服Poon Hill前梯級的我來說,完全是小兒科。在我一直上去時,我是故意不回望的,我希望轉身第一眼,就能看到最美的加德滿都,結果,這裡的景觀沒有令我失望。

雖然今天天空一般,甚至能在天空中看到加德滿都的空氣污染問題有多嚴重,但無損這裡的景色,當然,我知道如果在天空好時上來,景色會更美,但不可能任何事都十全十美,現在這裡有黃昏的金光,有猴子作陪,已經令我足夠深刻。

因為我是當晚十一點的班機,所以仍有很多時間沒事做,在回到旅館後,只是在大堂用Wifi上網消磨時間,過了一會,大堂內來了一個外國人,看她拿着行李,不似準備入住,我猜她也是準備去機場的,就主動問她是不是要到機場,證實我沒猜錯後,我們就一起坐的士到機場。老實話,我的英文水平只是有限公司,以前一直都不敢用英語和外國人交談,但來了尼泊爾三十日,雖稱不上英語有進步,但的確更敢於主動和別人溝通,回到香港頭一兩天,有些時候還會不自覺地先說英文,又或者用英文思考呢,所以學習語言環境真的很重要。

進入機場時,安檢沒有勒索我,可能見我一個背包客沒什麼肉吃吧,但在上機前的安檢,我被勒索了,不過因為登機到時間,加上我裝着聽不懂英語,又不明白他打的手勢,他才被迫放棄。

之後我幫那個外國人找到航空公司的登記位置後,我才自己去找港龍的位置,在排隊時,認識了身後的健談的台灣夫婦,一路我又幫他們看管行李又幫他提一下,甚至在他沒零錢給小費時,我真心想幫他付的,只是最後被他拒絕了。

如果在香港,幫人好像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當身邊的人都不願意幫人時,你自己去幫就會太過突兀,但經過這次旅程,幫過我的人數之不盡,幫過我的人,我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一輩子都回報不了,但亦因為這樣,我知道他們的幫助是真正不求回報的,我只想將這種正能量默默地傳開去,幫助一下你身邊的人,不論這個人你認不認識。

五十三日的旅程到此為止,但這只是個起點,因為我將會在一兩個月後,到台灣徒步環島,之後再到澳洲工作假期。人生如遊戲,挑戰如闖關,輕鬆一點面對人生,尋找自己的人生價值,才是你生命中最關鍵的任務。

全文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