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廿八歲的. 回歸初心.

回歸初心 於 26/11/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2015年的夏與秋,身在印度,尼泊爾和中國。
2015年的冬,讓我攜帶著旅行的行知與心歸的小圓滿,與你共享!


文字離開了心,就沒有生命。正如生活離開了心,就如同死掉。這文字記錄的不僅是一段個人的旅途,而是記錄一種對生活態度的選擇。

愈是活著,愈是覺得不對勁。人好像是不斷往前走,但走的卻是與心相反的方向,心痛。在這競爭的環境裡,我們膽小怕事,就連見到跌倒的人去扶他一把都要先想一下,可憐的心被這社會污染得很。社會強調我們要努力奮鬥去成功,為何對成功的定義卻是如此之窄?難道香港只有一種成功活著的方式?

哪怕我們都甘於活在金絲籠裡,但當我們看見其他的鳥兒在藍天中飛翔時,請為牠們的羽翼舞動而歡呼。這半年,我離開了這熟悉而狹窄的城市,遊走到外面的世界,探索內在的世界。

一直好想削髮,是心發出來的聲音。
削髮后,「我是誰?」。
沒有了外貌,我還是原來的我嗎?或許我仍是28歲的趙凱淇,仍然擁有家人朋友。削髮後,外表雖變,但更大的轉變是心境。


你認識眼前的你嗎?
陌生得很。
沒有外表,就好像一位陌生人站在自己的前面。從前,頭髮給了我很大的安全感,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但想像與預期還是有天壤之別,心情低沈了兩天,恐懼的心產生了無數的妄想,心想萬一之後長不出頭髮來怎麼辦,天啊!

兩日後,心回到平衡點。重新生活,重新認識新的我。削髮後,外表再沒啥去整理,連照鏡的欲望都大大減少,讓我更專心地去探究內心。

放下,從最外層的外表開始。
對我而言,有閱歷的人很美,然後懂得放下閱歷的人更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延伸閲讀:
在神山上看雲海
標籤: 印度  尼泊爾  削髮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