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長崎雲仙橘神社一年一度的「觀櫻火宴」, 我感受到一種向心力, 一種凝聚力

走過多少遍日本, 看過春花秋葉,
堆過雪人, 登過富士山, 到過無人島,
但原來我未曾參與過日本的祭典,
這天坐了兩小時的JR特急, 再在諫早市轉巴士往雲仙,
特意來參加橘神社一年一度的「觀櫻火宴」



飄逸浪漫的櫻花樹下, 武士飛身躍起,
使出一招天翔龍閃, 隨著飛舞的花瓣一起墜落大地,
花與劍乃武士的生命, 每年的櫻花季,
雲仙的橘神社都會舉行一年一度的「觀櫻火宴」,
日落之後, 200多名由居住在附近的村民扮演鎧武者,
手持火把由千千石公園步行至橘神社,
以四百多年以前的歷史為藍本,
重現那段勇武而悲壯的歷史,
在日本這樣規模的同類活動也是極為罕見



祭典開始前, 我們在千千石公園看村民的祭祀儀式,
我問那個穿著著盔甲的村民幾多歲, 他說已經73歲,
火祭由海濱一直步行至橘神社,
由穿著著盔甲的村民拿著火把帶領前行,
遊客亦可一起拿著火把參與, 除了我們以外,
看不到香港人或大陸人, 但外國人卻出奇地多,
一邊前行, 村民一邊吶喊「iyasaka」,
意思是「繼續繁榮昌盛」, 在我們身後有四位小妹妹,
嘻嘻哈哈的跟著節奏大叫「iyasaka」,
我又問她們幾多歲, 她們說十歲,
然後她們又再高高興興地跳著走著。


在這個小鎮, 我感受到一種向心力, 一種凝聚力,
上至73歲, 下至十歲, 都為這個小鎮的盛會已歡呼喝采,
我們多久沒有為自己所住的地方而興奮過?感動過?
有時候會羨慕猶太人和日本人的民族意識,
猶太人即使流落四方, 那種民族向心力仍會牽引著彼此,
為復國運動努力, 千年後從世界各地重返以色列。
可惜香港人和中國人一樣, 自己的地方淪落,
就想盡辦法一走了之, 移民外國, 遠走他方,
97前的移民潮, 到現在的走資潮,
口裡說愛國愛黨的中國人香港人,
有幾多人沒有持外國護照?
有幾多人沒有把資產轉移到外國?
有幾多人沒有把孩子送往外地讀書?
中國人香港人, 從來都是有能力的人離開, 沒本事的人留下,
Peter Parker的叔叔臨終前說過: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不過對於中國人香港人來說, 能力越大, 越走得快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日本  九洲  旅遊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