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一個夢想 | 一個日本配藥師出走日本實現夢想的故事

My Fan Page



引用在旅途中,你總會找到認同感和慰藉,讓你不致於感覺到自己是生活在地球上的火星人。


走進房間裹,穿着一件已發黄的T-Shirt,凌亂的頭髮明顯地可見他很久沒有修剪,有點而不修邊幅。一看就知道是一個長期的旅行者。當時我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看書。他是我來到肯亞放下行李後在旅館遇見的第一個旅人,我自不然感到心情興奮,立刻熱情地跟他打個招呼。
對我來說,在旅途上遇見的每一個旅人都是一種綠份。在這個地球上生活着七十億人,而大部份地球人都生活在永遠都沒有交會點的平行線上,以不同的方式生活着地球每一個角落。而旅行則把兩條原本從不交叉的平行線扯上關係,在宇宙的空間上奇妙的遇上。

我喜歡去發掘每一個來自世界各地旅人的故事。我相信生活在不同的間空裹,每一個旅人都有其獨特而精彩的故事。而每一個故事都會帶給你啟發和慰藉,讓你不致於感覺到自己是生活在地球上的火星人。在這些過客裹,你不難找到五湖四海的奇人異士。他們都不計利益得失而為着自己的夢想努力着。讓你在陌生的世界裹找到一點一滴的認同感和慰藉,讓你不致於感覺到自己是生活在地球上的火星人。你可以無拘無束地去發掘自我,聆聽自己的心聲。這是旅行的吸引之處。



「我的名字叫Yoshi,來自日本東京。」帶着流利的英文禮貌地自我介紹。

「我剛在肯亞完成了兩個月的義工工作營,今天是我第二日正式逗留在奈羅比Nairobi。」一般的日本人都沒法把英文的R正確地發音,Yoshi卻沒有這方面的發音問題。

「香港是我這次旅途的第一站。我在香港停留了一個月,並參加了義遊Voltra在朗原的義工工作營。那時剛巧碰上農曆新年,我剛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在香港渡過了一個中國的農曆新年。」當他知道我來自香港,他高興地說起了他在香港的旅行經歷。跟我推斷一樣,他並不是一般的觀光旅客,而是一個長期旅行者。

「這是我旅途的第七個月。2012年1月,我從東京飛到香港,展開了我一年的旅行計劃。這半年來我參加了大小不同的義工工作營Workcamp,從香港到越南,由越南到泰國,再由泰國飛到土耳其去探訪一個義工朋友。肯亞是我在非洲的第一站,我在肯亞已逗留了超過兩個月。接下來我會展開我在非洲之旅,到Uganda、Tanzania、Egypt…等國家」我們住的房間是普通的六人Dormitary,房間裹除了有三個兩層的單人床外,什麼都沒有,於是我們只能站着聊天。

一個是旅行了半年的旅人;一個是第一天到達非洲,懷着興奮的心情期待地展開她在肯亞之旅的旅人。興奮的我連珠待發地跟他談東談西,一時之間並沒有察覺到Yoshi應該需要休息。因為當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半了。直到半小時過去了,我的腳開始感覺到有點酸痛,我才留意到Yoshi其實滿頭大汗。我推算今日他應該在奈羅比Nairobi市中心走了一整天。一如日本人以禮待人的天性,縱使已經很疲累,他還是很有禮貌地站着跟我聊天。我真是十分過意不去,並示意明天再談。我相信如果我沒有結束對話的意思,他會傻傻地繼續站着跟我聊天。

每天早上,Yoshi都會自律地準時七點起床。如果換着我一個人在旅途上,相信每天氣早上我都會不情願起床。完成梳洗後,Yoshi會用一小時學習Kiswahili,肯亞當地的官方語言。在肯亞生活了兩個月,Yoshi已經能和當地人進行簡單的對話。晚上他則會與當地義工談談天順便練習一下他的Kiswahili,又或者靜靜地閱讀和計劃之後的行程。

「完成了非洲之旅,我計劃由埃及飛到東歐,展開我的歐洲之旅。然後飛到南美,以天空之鏡的玻利維亞Bolivia作為我這一年旅程的終點站。」從他的眼神裹,你感受到他對這段旅程仍然抱着很大的憧憬。

這是一段漫長的旅途。縱使我有再多的旅行經驗,我也沒有試過超過一年獨自旅行的經歷。一個人在旅途上,雖然說會認識到很多不同的旅客,遇到過很多前所未有的驚喜,但我相信有時感到寂寞是在所難免的。

記得三年前一個人留在歐洲渡過了三個月,穿梭一個又一個的國家。縱使認識了很多歐洲的朋友,但在所難免有時會因為沒有固定的家,而想起家裹的床、香港的家人和朋友。你會因為三個月到處飄泊的生活而感到疲倦,更何況半年,甚至乎一年。究竟Yoshi是如何能保持正面的心景呢?我盼望有一天也可以鼓起勇氣,拿起背包展開我一年的長途旅行。

香港近年來,我們也開始漸漸地聆聽得到辭工去一年旅行的聲音。大家開始對這種瀟灑的背包旅行方式有了憧憬。但在這個以金錢掛帥、着重物質的城市裹,能夠真正放下所有顧慮,坐言起行的人卻依然少之又少,包括我自己在內。什麼事業、什麼前途、什麼機會成本、什麼愛情、什麼家庭包袱,成為了我們遲遲無法有勇氣地踏上旅途的藉口。Yoshi的出現讓我再次找到了同鳴,讓我不會在人群裹感到獨單和迷失。


引用‘ 即使是好朋友,也未必會談及自己埋藏在心裹的夢想。但兩個來自世界不同國度的陌生人,卻會打開心窗毫無保留地把心中的想法、憂慮和矛盾一一訴知對方。’


他有一個夢想。他知道非洲有很多疾病卻缺乏足夠種類的藥物。他希望成為藥物供應商,從日本供應有需要的藥物到肯亞以及非洲各地。身為配藥員,他希望用自己的知識幫助有需要的人。

「在肯亞以及非洲其他國家,愛滋病、Malaria、肺癆等都是很普遍的疾病。而當地卻沒有足夠的藥物供應。我想用我範圍以內的能力去幫助這班有需要的人。」

初認識他的時候,我以為他只是一個熱愛旅行的背包客Backpacker,但因為經過幾天的相處,大家開始談到一些深入的話題,才知道原來這一年的旅程,他不只是想環遊世界體驗旅行這麼簡單。他是為了實現他的夢想。

「逗留在肯亞的兩個月,我主要在肯亞西南面一個城市Kisumu的健康中心幫忙,為病人配藥。」為了要成為肯亞的藥物供應商,Yoshi希望希望在健康中心的工作,一方面了解可以深入了解肯亞人的生活習慣和生活,一方面可藉此了解現時肯亞的醫療體制和肯亞人的疾病狀況。一個月後,我離開肯亞回到香港,偶然會在Facebook上知道他的狀況,最後一次更新的消息是他在Uganda的診所工作。

夢想這個話題,是一個很有趣的話題。我來肯亞的目的,也許是為了尋夢。我知道他會是我的知音人。那天,我第一次向陌生人透露了我的夢想和我遲遲沒有實行的疑慮。

我告訴了他我的創業夢想,他聽完後認為我的點子是可行的,並告訴我兩個在日本成功的例子。一直以來,我對自己的這個夢想沒有太大的信心,害怕放棄了高薪而穩定的銀行工作去實現夢想,最後卻失敗而回。計較着犧牲的機會成本,讓我遲遲不敢踏上那重要的一步。Yoshi告訴我的成功例子,卻為我打了一支強心針。

有時即使是好朋友,也未必會談到自己埋藏在心裹的夢想。但兩個來自世界不同國度的陌生人,卻會打開心窗毫無保留地把心中的想法、憂慮和矛盾一一訴知對方。這是另一個旅行的迷人之處。

看見三十二歲的日本人Yoshi,一個配藥師放棄了高薪厚職的工作,走到非洲,為的是想實現自己的夢想,幫助解決非洲長期的疾病問題。「我其實跟你一樣,有掙扎過。要放棄一份安穩的工作去追求一個不知道會否成功的夢想,其實不容易。特別在日本,辭工後要再找一份新的工作並不容易。」這是他第一次談到他的憂慮。在醫院工作了八年,我相信他作出的這個決定,要取捨的比我更多。至少,如果我辭工後回港,要找一份比現在更好多銀行工作並不難。

在那一刻,我突然覺得買車買樓提早退休的生活目標並不是唯一。旅行中所遇到的人和事總讓我知道既定的香港價值觀並不是必然的。這個世界其實很大,生活在這個地球上,很多人為着買車買樓提早退休以外的目標努力着。我阿牛,也沒有必要為着別人認為理想的目標而煩惱。這個世界有不少人正在為自己想做的事努力着,不是嗎?

[size=150]Read More .... [/siz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