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部北陸都會 — 金澤

慕慕@霧之谷 於 29/05/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離開白川鄉,經過差不多一小時的巴士旅程,甫一下車,看到這個現代化的火車站,便知已從一個美得彷如童話世界般的小鎮,回到塵世間的現代都會 — 金澤 Kanazawa。


首先訂了今天晩上往大阪的夜巴士票,明天清早便會到達大阪,因為明天早上便要飛往北海道了,所以金澤不會過夜,一方面省下一晚的酒店費用,也免得明早太匆忙。買好票再在火車站寄存了行李,便去吃午飯,然後便得把握時間一遊金澤了,由於在金澤只有大半天時間,只能選些較重要的去看,首先是坐巴士到 21世紀美術館。

《圖片來自網上》
這個金澤21世紀美術館相信是金澤最貝代代表性的現代美術館,於2004年才落成,整個美術館主體建築已是很有特色,但需於高空望下來才能看到全貌。


而館內也相當大,展出以現代藝術為主,只可惜我們時間有限,加上同行友人興趣不大,我們只看了其中幾個展館,而這個由阿根廷藝術家 Leandro Erlich 設計的《Swimming Pool》,亦是館內最重要的展館,其特色是從另一個房間進到水池下面是乾的,但在上面的人隔著設計獨特的玻璃望下來,則看到人們好像真的在水裡,當天也有很多學生來看,看著他們不斷跑上跑下的,和水池內、外的同學揮手,也配服他們的精力。


從21世紀美術館出來,天色已變,竟又下起雪來了,街上的學生們也在狼狽地奔逃。我們在路旁躲了一會,待天色稍稍好轉,打算再走路到附近的兼六園,這可是日本三大名園之一,而名字《兼六》,更是和中國的宋代文人所作的《洛陽名園記》有關的,文章形容洛陽名園的特色是:宏大、幽邃、人力、蒼古、水泉、眺望,據說這六個形容詞正好與兼六園的特色相近,故名。



這個琴柱燈籠是兼六園最重要的場景,是現存日本不多於五個的兩腳石燈籠其中之一。




天氣時好時壞,間中見到一點點陽光,有時又下起斗大的雪雹,一會兒卻又見天朗氣清了,看來金澤的天氣也像城市人般善變。


晚上再去了具有京都江戶時代特色的東茶屋街,不過天色已晚,而且雪下得相當大,也沒拍到照片,最後還是回到火車站逛街和吃晚飯,外面雖然風大雪大,火車站內的百番街卻是應有盡有,可以逛個盡興,最後再來個剌身定食,心滿意足地繼續上路。



往大阪有驚無險的小插曲

吃過晚飯,都相當累了,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接近十時,我們拿回行李(因為商場十時關門),還得再等一個小時,才能登上開往大阪的夜巴士,終於還有十分鐘左右到十一時,我們拿著行李在車站旁等候,但等了許久,都未見到巴士來到,突然有日語廣播響起,慕慕見其他等車的日本乘客竟然拖著行李離開,心知不妙,正想找個人問問,這時有工作人員拿著擴音器出來宣佈,待宣佈完畢,慕慕立即向他問個究竟,他一臉苦腦地問其他在場的日本人,慕慕猜他是問當中的日本人可有人能用英語解釋,只是每個人都在搖頭,那工作人員只好拚命用有限的英文加身體語言,慕慕再加猜的,相信原定十一時開出的巴士因為風雪關係而延誤了,最後一位好心的女士再嘗試告訴慕慕,我們可以在巴士售票處的候車室等候可免受風寒,並帶我們往候車室,大概要等二十分鐘 . . .

最後當然是不只二十分鐘,不過那位工作人員不時都會進來,一臉抱歉地向我們報告情況,請我們再等候,而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慕慕和友人只好無奈地繼續等待,最後大概延誤了大約四十五分鐘,總算有驚無險地上車。車上也算舒適,行李放在樓下,座位則在樓上,有毛毯和拖鞋供應,椅子也可調較,其他人一上車,倒頭便睡了,原來司機會核對每個乘客下車的地點,到達時便會來提醒下車的,所以大可安心睡覺,不過,慕慕都只是半睡半醒地渡過這個晚上 . . .

早上,又到大阪了,迎接我們的是一個有風的晴朗天 . . .


原文刊載於:http://mist-valley.blogspot.hk/2010/04/2010-4.htm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日本中部北陸  Kanazawa  金澤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