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和平荊棘——伯利恆隔離牆

一元去哪兒 於 07/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一天一天

坐在希伯崙往耶路撒冷的車上

防彈玻璃窗外

放映著連綿不斷的灰牆

一個個筆挺地昂首站著

很想問

牆內的你們

生活好嗎

那一天

來到高墻面前

那種高度

是自衛?還是民族的永久隔離?

一幅幅塗鴉

呼喊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故事

很想問

人權…自由…種族…宗教…生命…政治…

需要一幅牆來說話嗎

牆外的你們

框住了和平

卻製造了仇恨

如果有一天

伯利恆住滿猶太人
高墻倒下

我會親自走到此地

親吻逝去的歷史和塵土下的亡魂

說一聲:願世界和平!

在以色列兩星期,每天從希伯崙坐巴士到耶路撒冷,隔離牆一次又一次地浮現眼前,有時隱約看到鋼絲網外的一片房屋,十分好奇裡面是怎麼樣的。從希伯崙沒有車可以直達伯利恆,要到耶路撒冷大馬士革門再轉阿拉伯巴士才可到伯利恆,每次要到巴勒斯坦區域都要九曲十三彎,花上雙倍時間才可到達,對遊客來說已經帶來不便,更何況當地居民每天要這麼折騰。
站在牆下,仰望8米高的混凝土牆,一圈圈鋼絲網,天空不再遼闊,空氣變得壓抑。一片片塗鴉,似乎為這道硬灰牆增添一點色彩和生氣。沿著高牆一邊走,一邊看著一幅幅圖畫、一段段文字、一個個生命故事,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鬰悶,像石頭一層一層地壓著。

“Make hummus, not wall”,”free palestine”,舉巴勒斯坦國旗的女性,被監禁的蒙眼天使等,每一幅畫都震撼人心,活生生地呼喊自由,解放的聲音。和平的脈膊只在苟延殘喘,一切只有交給創造主。

一道牆,不單隔離一個民族,一些手榴彈襲擊,更多的是隔離以巴的人心,留下難以癒合的傷痕。以軍的哨站看守著巴勒斯坦人,伯利恆,今不如昔,形同監獄,活著也許只為了爭一口氣。

今日的隔離牆,也許會成為他日伯利恆的哭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