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泰北路上 所見所感

連綿不斷的高山,深切無底的峽谷,在泰北,曾經有著一班奮力作戰的軍人,為著自己相信的國家去獻出自己一生的時間。顛簸起伏的山巒,混沌的歷史,跟一班軍人一樣,都曾經被遺忘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境地,來得太沉重。

在清邁坐車到清萊,大約需要3-4小時的車程,再從清萊坐上山區,需要2小時。長長的車程,無阻我們對於這個未知世界的好奇。想不到在泰國的境內,真的還有著一班說中文、堅持中華文化傳承的人。



我們的目的地在山區的一所中學,沿途車子翻山越嶺,穿過一個又一個的山巒。儘管現在柏油已經鋪在路上,仍不難想像當年的軍人在這裡刻苦的走。車子開始接近大同中學,就看到愈來愈中式的聚落,屋子是用水泥建的,有的大,有的小,在山頭上自成一格。

車子駛到目的地 - 大同中學,迎面而來的是一班可愛的小朋友,他們有著泰國的膚色,卻說著流利的中文。大同中學,一所位於清萊府滿星疊村的華文學校,學生數千人,由幼兒班至高中的華文課程都有。這裡的學生有的留宿,有的則在附近的村落生活,最遠的有來自緬甸的。而滿星疊,一如其名,晚上的時候滿天星空俯拾皆是,但原來泰文涵意卻是「曬到石頭都爆開的地方」。



在這條泰緬邊境的山村,有著一段可歌可泣的歷史故事。話說當年國共內戰,國民黨播遷臺灣,在遙遠的緬甸山區,卻留著一班軍隊,準備朝雲南方向反攻上去。這段故事,90年代初的時候被拍成電影《異域》,王傑的歌是這樣唱的:

「我們沒有家 我們沒有家

孤兒是我們的名字 回家是夢裡的呼喚 太遠了 我們的家」

翌日,我們去了泰北的美斯樂,那裡有一所泰北義民文史館。館內的靈位供奉著很多軍人,有著泰國北部的大地圖,又有著一些當時的文件,詳細寫了作戰的策略、行軍路線等等。文史館外,有著一句柏楊寫的話,讀通了之後,感覺很震撼。

「他們戰死,乃與草木同枯;他們戰勝,仍然是天地不容」

在那段翻騰的歷史長河中,人們身不由己,沒有權利去選擇自己的命運,也不清楚自己的未來。最後,有的沒有戰死,也沒有戰勝,就只有留著一分歎息與無奈,沈沈地睡去。



新生的一代,早已入籍泰國,不知道他們讀著中文的時候,有否感受到這份悲慟呢?

日落日出,光陰飄遠了,亞細亞的孤兒,也許不用再哭了。

想知道更多關於我的故事?請即登上「半個旅遊記者的故事」吧!

文、圖:Daneil Cheun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