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 2054 (13)----------- 法國. 巴黎

西遊記----2054 於 25/08/2011 發表 收藏文章
到達巴黎機塲是2008年6月11日.

回到文明, 至此已在印度, 尼泊爾兩年半, 一直身無一物, 所有的文明習慣, 用品也早已没有了. 除了仍用電郵與世界上的人聯絡之外, 我幾乎已忘了怎麼用電話. 行里也早已只有一個小包, 兩件換洗的衣服, 毛毯, 牙刷. 其餘的是我的手記, 已有十幾本筆記, 這已成了我最珍貴的財物. 我曾對法航這樣說過, 如果有一天我遇險, 人不在了, 你無論如何要以生命保護這一堆記錄. 至今, 我的行裡總是不超過十公斤, 且有七八公斤是這筆記.

麥 到機塲來接, 他現在正在為一個朋友的房子裝修, 我們也就住這裡了. 這一家人一家三口, 兒子六個月大, 兩夫妻剛用了所有的積畜買下這間屋, 準備新生活. 而 麥 的計劃則等這裡工作完成之後, 與我一起去東南亞找一處地方安居, 他已壓了文明世界.

開始的一個月, 一切正常. 房子在裝修中, 有三四個工人在日夜趕工, 我則幫忙煮午餐, 也有時幫忙看一下小孩. 除了工作, 麥 已帶我去見了幾乎他所有的朋友, 家人. 而我則因剛由森林搬來城市, 有一點不習慣城市的繁華, 尤其是法國人, 一天到晚都在大排宴席, 大魚大肉, 大吃大喝, 在印度尼泊爾的兩三年中, 我早已食素, 滴酒不沾. 這個對愛喝的法國人簡直是不可理解. 因為環境改變我也没有太對抗, 有人送來的食物, 都接受, 只是已不喜吃肉, 酒更是喝不得.

貧僧 (三藏) 不敢破戒.

巴黎的夏季只有兩三個月, 我們在計劃冬天先去非州, 摩落哥. 我又想順道去探望法航一家.

接下來的日子, 麥開始有變化, 先是說好要離開巴黎的計劃他似乎不能實行, 一拖再拖, 了了無期, 到了房子差不多完工之前, 我們去了摩落哥兩星期, 在途中, 已天天為了小事而爭吵. 開始我並没有起疑心, 只想兩個人生活在如此不同的環境中, 看事情不同, 有些事不能認同, 也不足為奇.

後來, 那些症狀越來越明顯. 因他不能忍受而吵架的事, 也越來越離譜. 比如, 只要他說去做一件事, 途中一舉一動非要如他所說, 一丁點兒不依他的吩咐, 則開始駡人, 一發則不可收拾. 先前看見他與一起工作的同事有此行為, 還不以為意. 現在只有我們倆人, 他照舊如此. 我先是觀察了一段時間, 没有跟他去吵.
繼而, 有一天, 他說去樓下買麵包, 先是指示我要走那條街去那條街, 要跟店員說什麼, 都一一吩咐, 在聽的途中, 我已忍不住了, 說, 反正是去買到麵包就是了. 他已開始破口大駡...

他一直用審判的語氣在對我說話. 即使我如何切水果他也可以有不滿意之處. 除了加意見之外, 還會說這樣的話, 越知道得你多一點, 越不能接受. 反正錯的都我, 他不滿意我的一切言行. 他說話的態度已跟瘋了的Sofi 一樣, 一直重覆, 最後一遭, 說狠話, 侮辱人. 第二天又忘了, 笑臉迎人, 之後又重覆一次.

為什麼總是遇上瘋子. 正常人的情緒都無法是這樣出爾反爾的. 曾同 雷 (蘇格蘭人)研究過這個題目, 他說, 如果有人一不能將事情聯成一線, 多半是瘋子. 像這人, 一天天使臉, 一天魔鬼臉, 我知道, 離開之日不遠了.

期間, 法航法靈去法國南部途中, 來了巴黎一次見面. 之後, 兒子出世之後, 我也去了一次比利士探望他們一家, 還見到了, 那一次寄錢去印度救過我們的法航媽媽, 名字也叫, 瑪利亞.

最後, 麥 與我已無法再共處, 我決定離開此地先算.

在歐州, 我可以聯絡的人, 只有三個, 其中一個是在 Gokarna 遇過的 基斯提安.捉奇 (Christian.Zshcokke), 我寫了一封電郵給他, 那是9月11日.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印度  西遊記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