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 2054 (26) -------- 尼泊爾 -- 西藏

西遊記----2054 於 17/10/2011 發表 收藏文章
五月快結束了, 該是時候動身了. 因為尼泊爾的戒嚴, 山上又在傳會沒有食物. 我們決定趁早動身. 下一站, 西藏.

西藏是地球上地勢最高的地區,平均海拔有4900米,因此有“世界屋脊”之稱. 也被稱為地球上的第三極. 除南北極之外.

首都拉薩海拔在3490 米, 是世上最高的城市. 氣候稱為一日四季. 也有冬季夏季之分. 每天的日夜溫差很大, 早上仍看見地上有剛下完的雪未融化, 下午已是攝氏三十度. 太陽特別的接近地面, 藏人都習慣帶帽子, 像美國西部的牛仔帽. 這裡的日照也是非一般的猛烈, 一天就可以把人晒成 "非洲黑人僧"了. 最好是那種超大的帽子, 大得可以蓋到胸口前的最好啦, 去了你就知道我說的不誇張.

眼見之處多數的高山都是寸草不生, 水源不方便也是困難之處, 藏人都稱河流為神河, 聖水. 傳說中, 藏人的習俗是, 在一生中只會洗澡三次, 出生, 結婚, 去世. 相信也跟水源有一定的關係.

來的路上, 在中甸客棧中遇到藏人, 晚上, 他們就用一個臉盆裝熱水, 由臉開始洗, 一直洗到腳, 最後那一盆水, 也變成了 "墨汁", 可以直接拿去畫水墨畫.

藏人去世後, 會進行天葬, 由法師唸經超度亡魂之後, 家人會將這具身體送去天葬塲. 由專人將肢體的皮肉分割之後, 會留在石頭上, 任雀鳥分食. 去看天葬, 除了要有膽量之外, 也是要由家屬邀請的. 這並不是旅遊項目之一. 有朋友去看了一次之後, 三天没有吃飯.

大部份居民是藏族人, 也有其他的少數民族, 現在也有少數的漢人住在拉薩. 因此形成很濃烈的藏族風格. 藏人都很熱情, 尤其是對旅者. 如果有人旅途中經過住家, 只要去敲門, 都會被接待的. 光山野嶺的, 人們都會明白旅者在途中風餐露宿的辛苦, 且外面環境特別嚴峻, 屋裡的人總會熱情招待. 先是奉上酥油茶, 然後是青棵酒, 且一直添滿你的杯子.

有一天, 在一個公園裡, 有大批藏人已搭好了帳幕, 像是有慶祝, 不知道是什麼節日, 也去了趁熱鬧, 被其中一家人邀請了, 一坐下, 先是酥油茶, 後是青棵酒, 一杯又一杯, 只要杯子一空, 馬上又給添满了. 一直喝, 一直喝, 那青棵酒聞起來喝起來都没有什麼酒味, 直到喝到靈魂開始起飄了, 才想起, 不知喝了多少杯了. 然後就自然跟着大家, 開始唱歌跳舞. 樂透了.

藏人說的多是藏語, 也有不少人會普通話.


身平去過兩次西藏, 第一次在1997年, 第二次是在2010年. 西藏十三年的變化, 是如此巨大. 環境, 人, 文化都在歲月中演進了.

第一次去西藏是1997年, 那一年香港回歸, 怎麼都得回祖國看一下, 走一趟. 由香港出伐 (八月), 先由廣州, 到雲南, 大理, 麗江, 瀘沽湖. 本來是想走川藏線入藏, 最後路上遇到的人們都說, 天氣不好 (九月底), 到了德欣就没有路, 没有車了. 只有跟貨車司機進藏了. 我單身一女生, 又有點不想這樣去. 後來到了中甸, 又折回到攀枝花, 還去了海螺沟, 才再由成都坐飛機到拉薩.

中甸有個地方叫, 白水台, 就是一個好像希臘棉花堡那樣的白色的山坡上, 一級一級的小水池, 白色是由水中的鹽份積聚而成. 上去時坐巴士, 下車時, 那個司機問要不要買回程的票, 因為每天只有一班公車上下山. 買了票下車, 在這個地方玩了一天.

上去白水台, 有個小孩問要錢, 我說没有, 他又問, 有没有吃的, 我也正好没有, 他又問, 有没有香煙. 嗄, 這個小孩大約像五歲左右大. 原來, 除了, 錢和吃, 第三樣就是, 香煙.

第二天, 早上七點, 在客棧門口等巴士, 不久, 那輛巴士由遠處駛近, 我準備好上車, 巴士到了門口, 在我眼皮底下駛過, 我認得開車的正是昨天那個司機, 没有停, 没有停? 他竟收了錢不停車. OMG, 没有這麼誇張吧,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那我要怎麼下山呢? 我還不甘心,眼巴巴看着那巴士緩緩駛下山的時候, 我還一直跳着向它揮手, 仍希望他能回頭來載我. 這下可好了, 怎麼辦? 客棧裡有車上來的人, 都說要收錢, 五十, 一百, 宰價的, 宰頭的都來了, 果断不幹.

我等, 我等... ... 下午, 有一輛大巴車上山來了, 趕緊去問人家, 原來是一家公司的員工來山上野餐. 果断跟一個, 他們說一兩個小時之後就下山, 肯義載. 果然老天有眼, 我確實是無辜的受害者. 簡直就是悲劇.

下山後直衝去巴士站, 找站長, 站裡的人說下班了不在. 我留言, 說明天早上再來. 結果最後見到站長. 他說非常抱歉, 發生這樣的事, 把車錢退了給我, 且說會處罰那個違規的司機, 還問我要了地址, 說教他寫悔過書給我. 這才氣平了.

前輩都告訴我, 去西藏, 最好玩的是入藏的路. 當今駐名的有四條, 一條是川藏 , 一條是滇藏, 一條由尼泊爾, 一條由亞里, 新壃. 我這樣走下來, 就成了混合雙打, 滇藏加川藏, 不過前輩都說坐飛機不算. 不能列入 "暴走族" 和 "驢友" 之列中. 是 "飛" 鳥的. 機票成都拉薩單程, 1700. 必須在旅行社買團隊票.

在成都機塲就遇到一個女生, 也是一個人去西藏, 香港人. 我們同一班飛機, 自然就同行了. 飛機早上六點起飛, 一小時左右到拉薩, 十月一號到達, 正是國慶.

同一班飛機上有三個日本人, 一下飛機馬上直奔藏醫院, 缺氧, 醫院有供氧設備, 都說吸一下就會好的. 我與同伴倒没有什麼反應. 一直跟着一大隊人去找住宿. 當時有名的有八朗學, 雪域等, 大家都住這幾間. 我們最後選了八朗學, 房間很大, 25元, 24小時熱水供應, 還有免費洗衣服的服務. 後來洗好的衣服還折得整整齊齊的送回來. 萬歲.

第二天, 我們在客棧的告示板上看見有人在找同伴去遊後藏, 包車, 連我倆五個人. 於是開始聯絡, 留下了我們的房間號碼, 等他們來檢.

下午我與同伴去了八角街, 去新華書店, 去吃餃子, 在路上走着走着, 那高山反應就來了. 先是, 一邊走路, 一邊說話, 漸漸覺得氣喘, 且越喘越兇, 到最後已經喘得好像剛跑完四百米一樣. 我們倆個才醒悟, 這就是傳說中的高山反應了.

於是在餃子店坐了下來, 等着吃餃子, 順便休息, 順一下氣. 藏人的餃子裡包的都是羊肉, 或牛肉, 也有說是牦牛肉, 但我不太想信. 因為這麼稀有的牦牛, 還能人人都吃得到嗎, 還包餃子, 有點天方夜譚.

回憶起剛才那一陣反應, 我們好像要由地上飄起來了, 兩個人開始走不了直線, 左依右靠的, 打飄飄. 人家都說, 剛到西藏, 別急着跟別人亂跑, 只因各人的反應不同, 如果一發現有反應的話, 就要馬上休息, 停下來, 少走動, 多喝水, 如果感到頭昏就直接躺在床上, 哪都不要去. 一兩天之後, 習慣了, 就哪都能去了.

可能有很多人没有試過, 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 高山反應就是因為在高原, 空氣中的氧份, 比在平地時稀薄, 當我們呼吸的時候, 就吸入較少的氧氣, 最後就會感到缺氧了.

症狀大多會感到特別氣喘, 頭痛, 甚至發燒, 吐. 如果發燒就已經要比較小心了, 還有就是當你感到頭痛不是一般的痛, 且是那種一直持續着. 這時, 或可下到較低海拔的地方, 緊急就去供氧處吸氧麻醉一下, 再嚴重就去醫院, 越快越好, 多數會無什大碍. 也有人說, 如果下下就去吸氧, 一世都不能適應. 自己看着辦吧.

最危險是掉以輕心, 因為只要你能連很輕微的症狀都察覺到, 停下來休息了, 就好得多. 出事的人, 多數都是以為不太要緊, 没有察覺什麼, 認識不够. 只因, 這高山症一到發作已是太遲, 到了你人倒下時, 已可能有腦細胞被損壞了. 有人就這樣死了的也有. 甚至不是在西藏這麼高的地方也有人出事.

遇到的外國旅者告訴我們, 也有西藥能抗高山症, 不過對腎很不利. 勸人免得過都不要輕易用此類藥 .

之前如果有傷風感冒, 到了高原上, 多數是不會痊瘉的, 只會越來越嚴重. 如果你問, 為什麼西藏就没有人傷風感冒了? 這是因為他們早已適應, 長期住在這種環境中. 有科學家研究過, 人如果長期居住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 壽命也會縮短.

這也是令藏醫出名的原因, 是不是有什麼藥物, 或食物令住在高原的人能保命且健康的生存?

出名的藥材有藏紅花, 這種花只生在高原, 也是治高山症的良藥. 到處藥店都有售, 紅景天屬同類. 藏醫中有很多醫理都如中醫, 用的藥, 也是草藥. 一眾旅者也視看藏醫為必去的節目之一. 診症只收十元廾元, 買藥也不會太貴. 我那一次就得來了一包一包的藥丸, 有治關節炎的, 有治血氣不暢通的. 吃了一個月, 真覺血氣的確是旺了起來, 不覺得冷是最好的效果. 看來那高原上的藥還是有奇效的.

晚上已與包車去後藏的驢友們相見了, 對方兩女一男, 加我們兩個女生, 一共五個人, 決定第二天就去, 路程五天, 有日喀則, 江孜, 羊卓雍湖, 羊八井溫泉. 日喀則與江孜, 都算是城市, 眼見的都是藏民的房子, 建築別堅一格.

最愛是羊卓雍湖, 這個老大超級推介, 不去會死. 西藏也白去了.

近觀之, 湖邊水色竟是變幻的七彩色, 由近處是藍色, 轉到遠處是綠色, 岸上有花是紅的,橙的, 天空是整個碧藍色的, 一片雲都没有, 還有那一隻展翅的飛鷹, 翱翔於萬尺高空之上, 非常壯觀. 有小孩在放羊, 我們就與羊群小孩一起坐在湖邊玩耍, 哪都不想去了. 有同伴還說下次來索性就住湖邊, 直接搭個帳篷就住他十天八天不走. 太誘惑了.

遠觀之, 更是不得了. 車子在山坡下停下, 我們徒步上山, 只走了一小段路, 約半小时, 已站在5000米高的山峰上了.

一輪山脈, 映入眼簾, 襯托着寶石藍的湖水, 在腦海中出現了一張這樣的畫面. 一塊一塊的巧克力蛋糕, 盛在一個繪着寶石藍邊沿的盤子上, 上面還撒上了糖粉, 那是雪花撒在山峰上. 動感超人 (超感動). 由此我感覺到了自然的力量, 確是鬼斧神工, 淚 "牛" 滿面.

羊八井溫泉, 這個也是強烈推介, 非要去, 最好去. 生平第一次在雪中泡溫泉, 就是在這裡發生的. 我們四個女生也没有帶泳衣, 包一條毛巾就跳進溫泉中, 人們已把溫泉水引進了池中, 大家在水中嬉遊之間, 正好下起雪來. 好一個冰火五重天. 太感動了. 尤其是, 這裡都被全天候的自然包圍, 跟其他地方的溫泉池, 加入了大量人工建設, 真不可同日而語.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東南亞  西遊記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