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2054....(4)........dalamsala....

西遊記----2054 於 19/07/2011 發表 收藏文章
最後一天, 法雲還是中了印度毒,肚子痛, 攝影師照顧她,回去香港.

後來, 知道這本登過我的故事的雜誌, 竟變成了最後一期, 結業了. (這個故事,...真的是.....好猛) 法雲則換了工作.

收到法航的電郵, 五月二號他會再來德里, 已定好了機票. 他說, 奇跡的買到平機票直航 delhi, 那個旅行社的人員見他在門外徘徊, 叫了他進去, 問, 去哪,他答,去泰國, 職員徑直說, 有去德里的特價票, 去不去? 他只好說, 去. 無法抗拒的又被招來了.
一星期後去機塲接法航, 我與他的關係已比家人還親了. 他一來只忙着說, 因為祖母去世了, 去她家清理東西, 竟在一個背包中找到一千歐元, 還有那張平價德里機票, 他知道, 不能說不來.

那天晚上, 深夜二點, 法航偏要去一間客棧, 其他的都不去, 還找了一陣...奇怪...我已知有下文.

五月九號, 出奇不意的, 在法航住的隔壁房間, 來了亞歷三大帝和maria,

我們都知道, 世上没有巧合的事. 這樣的重逢太出人意表了. 我一直看見有人來的訊號, 那隻貓,竟向我單了兩次眼, 比他們兩個早到一天. 竟是亞歷三大帝, 他也有意無意的向我單了兩次眼.

四個人談了分開後的歷程, 都修到同樣的層次, 只要向神祈禱, 所有的事就自動發生了.
三大帝與maria, 已在一起旅行中, 來德里是為了買電單車, 繼續印度行.

至此, 很明顯的能看見啟示, 之後是事實發生如此. 無從反抗, 太驚喜了. 夢也不再只是夢了, 都會一一應驗.

每一次集合之後, 自然是分散. 有點像龍珠,集合了七粒龍珠之後, 許下願, 又散了.

他們都各自去了別的地方, 法航去了尼泊爾, 三大帝與maria, 則去了virendavn, 都說會回來, 我決定不去, 仍留在德里.

十七號, 法航先回來, 我們一起早餐, 這一程法航如添了翅膀回來. 他說, 上一次, 在palolem, 他是逃出天堂, 這一次已飛到天堂, 領了愛神降下的禮物. 進步了一大截, 所有事都頭頭是道, 我們之間的溝通也一日千里.

這些我都看見了, 知道了, 寫下了.

三大帝還没有回來, 法航明天又要回比利士了. 這些在旅途一再重遇的人, 互相之間都没有細問, 現實生活中的事, 我們都非常清楚, 這是一個不同的空間, 無法跟其他的事比較.

我由二十三號回到401, 就一直在等maria 來敲門, 没有出去存心等着. 早一天看見一隻貓, 跳住屋里, 非常明顯的虎紋, 灰白色, 從來没有見過這樣的貓, 且那貓有驚慌之狀, 本想經過我由門口出去, 却不能通過我的身體, 又拆回原來進來的窗口走了.

三大帝與maria住401, 另一間客棧. 三大帝在發燒. 身邊的人仍在病中, 法航走之前的一晚再次肚子痛, 吃的都吐了. 前一晚他與我吃同樣的食物. 看來, 是人們的豆沙腦袋仍需要燒掉, 直到完全明白和相信為止.
在餐廳有一個牌上總是寫着: hello to the Queen. 一問之下, 原來是一道甜品的名字.

他們那家客棧裡,住402的是一個西班牙人, 叫 馬可斯 (macos), 是一個護士, 在倫敦工作. 去幫三大帝看病. 他仍繼續在發燒. 最後與maria在天台睡了一晚. 早上兩個人一起練榆伽.

馬可斯說要去 dalamsala. 談了一夜, 想了一下, 決定去 dalamsala. 一大早去問馬可斯, 可不可以同行, 不過我有一個問題要先解決, 要他願意的話, 得先付我的客棧租錢, 10000盧币. 他竟不用考慮的就同意了.

第二天下午, 在我住的客棧,402, 來了美國 愛活, 先前在 kalkata 遇上的那個. 時間非常急, 三個人只談了一陣, 馬可斯已買了車票, 今晚去 dalamsala,

逃出德里, 已留了二個月, 德里熱得像地獄.

一夜狂奔, 十小時, 到了dalamsala, 這裡已是北部, 天氣清涼了不少. 住的客棧叫 freedom.

離開之前, 隔壁房間有一對小情侶, 男的是意大利人, 女的是以色列人. 少年的肩膀脫臼, 我們又去幫了一陣忙, 最後送去了醫院. 醫生給了他睡覺的藥, 等他肌肉放鬆之後, 才好移回位. 晚上已回了客棧. 這醫院, 好猛. 很快我也來住了.


我與馬可斯又住了一天, 去找山上的客棧,路上下大雨,被困在一家餐廳,那個人竟說認識我, 好像是在德里的其中的一家店裡的店主. 他說有一家認識的住宿, 又平又好. 於是雨停就去看了, 有一老伯如袓父, 照顧他們的熱水, 洗澡. 也讓煮食, 像一個簡單的家了, 那房間是在屋頂上另外塔的, 我們叫這裡做 紅屋. 因為得了一盒火柴, 上面畫的竟就是一間一模一樣的小屋. 他們打算在這裡住一段時間.

馬可斯五年前來過 dalamsala, 遇過一個藏醫, 這是他一直的心願要來重訪這個高人.

日子過去, 事情發生, 一切都是為了明白.

開始的日子裡, 他每天很認真的一大早去排隊, 取籌, 看藏醫. 後來就懶床了, 没有去. 我在取笑他, 為什麼一心等了五年的藏醫療程, 現在却興趣了了. 他終於得承認,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說起來也真奇怪, 那個藏醫的診所裡, 硬是掛着一張相片, 是藏醫與西班牙皇帝皇后的留映.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