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2054.....(5)------ dalamsala 醫院

西遊記----2054 於 20/07/2011 發表 收藏文章
隔幾天, 奇妙的人來到紅屋, 美國人 愛活, 竟出現在門外, 我喜出望外. 又一次驚喜. 原來是馬可斯在鎮上碰見他, 指了路, 他就找來了. 隔兩天, 他搬了來跟我們一起住, 好像一家人. 這樣的相聚都是真心, 真愛, 而且没有時間, 我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聚什麼時候會分, 珍惜每一刻.

又過了兩天, 我們一行四人上了更高的山, 又加入了一個以色列人也叫 Erick. 到了差不多喜瑪拉雅山脈的某一條雪線.

馬可斯一直不能投入, 不敢面對真實, 一直在逃避, 逃避相信. 在山上, 揚起了一陣狂風, 幾乎可以把人吹起, 晚上我們去了一個傳說的洞穴睡了一夜, 生火取暖, 看月亮..不亦樂乎. 下山前, 遇到一個放羊的人, 買了一瓶新鮮的羊奶, 幾個人分着喝了.

下山之後, 兩個 Eric 都各自繼續行程, 離開了. 剩下我與馬可斯.

這時我已病了好幾天, 看了幾次藏醫, 那個診所裡最病的人是我. 馬可斯則一直照顧我, 吃藥, 煮吃的, 正好是他的護士工作, 不偏不倚. 後來在想, 這宇宙主宰者是怎麼挑選人選的. 每個人都在演自己的角色.

我越病越兇, 没有好起來, 吃下去的都直接水狀出來, 已失禁. 有一天, 幾個鄰居和馬可斯, 把我送了去診所打點滴, 兩瓶之後, 一點幫助都没有, 肚子仍巨痛, 因為我一直叫着不要去醫院, 他們也没有辨法. 直到我已陷入半昏迷, 他們才把我送去了醫院, 對, 就是同一家醫院, dalamsala hospital.

最後的意識是, 看見馬可斯用輪椅推了我進手術室. 之後他没有再露過面, 一直到現在我仍没有聯絡上他.
手術之後, 仍没有意識的昏迷着, 每一次醒來, 都仍躺在那張恐怖的8號病床上, 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8天8夜, 没有進食, 没有人知道我是誰, 没有人照顧, 在這所 dalamsala 的醫院裡躺着. 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 看見8號房間都不肯進去.

直到我有意識之後, 有一個姐姐來照顧我, 她說是紅屋的老闆娘, 但我不記得見過她, 而且不記得自己為什麼在印度, 他們把我寫的日記給我看, 我只看見那的確是我自己寫的字, 却非常陌生. 後來有兩個西藏少女來探望我, 說是在醫院做義工的, 會一點英文和中文, 才可以溝通, 知道了一些,到底整件事是怎麼發生的.

馬可斯送了我進醫院之後, 把我進了醫院這件事, 通知了中國領事館, 就走了. 醫院裡没有人知道這個外國人是誰, 無親無故, 只好通知警察, 才查到我曾在紅屋住過, 於是把老闆擋了來做聯絡人, 這兩夫妻也是非常好人, 妻子天天拿飯來給我, 幫我洗衣服, 換衣服, 扶我去厠所. 病房里的人都幫忙過我, 送茶, 送水, 來問候的. 我感到的是, 盛愛.

身體仍非常虛弱, 屁股上還因很久没有翻身而長了一塊褥瘡. 醫生也没有特別處理, 身上插的管子都取走了, 西藏少女天天來幫我換藥. 一共縫了11針, 手功非常粗糙. 身上只剩下黃色的皮包着骨, 瘦掉十公斤.

出院那天已是七月十八號. 不記得住了多少天醫院, 那間醫院幾百個病人男女共用一個厠所, 没有熱水洗澡, 髒得有點可以. 我一直嚷着要出院. 最後他們只好把我送回紅屋, 老闆兩夫妻來接.

還是那個老伯照顧我, 燒水, 煮飯, 拿牛奶. 又過了十天.

一天, 有幾個人說是領事館派來的, 來看過我, 之後一天, 盛丰學親自打電話來找我, 告訴我已聯絡上在香港的家人, 我弟弟 第二天打來了電話, 說在跟領事館商量, 怎麼送我回香港. 原來馬可斯只對領事館說有一個中國人在當地進了醫院, 盛丰學的人先是一間一間的醫院找我, 到了找到我的那一天, 我剛剛出了院, 所以最後派了人來這裡見到我才確認.

最後, 他說我要自己先回德里, 且没有辨法安排車來接.

紅屋老闆帶了我去警察局, 我以為他們只拿了我的身份證明文件, 取回文件就可以去德里.

當然没有這麼簡單.

警察没有放我走, 且說因已過期居留, 要先上法庭, 且要坐牢.
好, 我才不相信那個鬼印度的破法庭能把我怎麼樣. 我没有在印度做過任何壞事.

法庭還在排期, 官還没有見, 人已送了去監獄. 這是什麼施法制度?

除了第一天進獄的時候, 有點驚訝之外, 没有遇過什麼難為的事. 最難過不過是頭二十天没有衣服可換, 天天在下雨.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印度  西遊記  遊記  奇人奇事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